夜的命名术 第1节_夜的命名术
长佩文学 > 夜的命名术 > 夜的命名术 第1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夜的命名术 第1节

  《夜的命名术》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文案:

  蓝与紫的霓虹中,浓密的钢铁苍穹下,数据洪流的前端,是科技革命之后的世界,也是现实与虚幻的分界。

  钢铁与身体,过去与未来。

  这里,表世界与里世界并存,面前的一切,像是时间之墙近在眼前。

  黑暗逐渐笼罩。

  可你要明白啊我的朋友,我们不能用温柔去应对黑暗,要用火。

  作者自定义标签位面坚毅学生强者回归无敌文

  第1章、想等的人

  第一卷。

  夜的第一章:奏鸣。

  ……

  2022年,秋。

  淅沥沥的小雨从灰色苍穹之上坠落,轻飘飘的淋在城市街道上。

  时值秋季,时不时还能看到没打伞的行人,用手挡在头顶匆匆而过。

  狭窄的军民胡同里,正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与一位老爷子对坐在超市小卖部旁边的雨棚下面。

  雨棚之外的全世界灰暗,地面都被雨水沁成了浅黑色,只有雨棚下的地面还留着一片干燥地带,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一块净土。

  他们面前摆着一张破旧的木质象棋盘,头顶上是红色的‘福来超市’招牌。

  “将军,”少年庆尘说完便站起身来,留下头发稀疏的老头呆坐着。

  少年庆尘看了对方一眼平静说道:“不用挣扎了。”

  “我还可以……”老头不甘心的说道:“这才下到十三步啊……”

  言辞中,老头对于自己十三步便丢盔弃甲的局面,感到有些难堪。

  庆尘并没有解释什么,棋盘上已杀机毕露,正是图穷匕见的最后时刻。

  少年面孔干净,眼神澄澈,只是穿着朴素的校服坐在那里,就像是把身边的世界都给净化的透明了一些。

  老头将手里举起的棋子给扔到了棋盘上,弃子认输。

  庆尘旁若无人的走进旁边超市的柜台里,从柜台下面的零钱篮子里拿了20块钱揣进兜里。

  老头骂骂咧咧的看着庆尘:“每天都要输给你20块钱!我上午刚从老李老张那里赢来20块钱,这会儿就全输给你了!”

  庆尘揣好钱,然后坐回棋盘旁边开始复盘:“要不是他们已经不愿意跟我下棋了,我也不至于非要通过你来赢钱。你需要面子,我需要钱,很公平合理。”

  “你就吃定我了是吧?”老头嘟囔道:“算命的说我能活到七十八岁,我现在才五十,这要是每天输你20块钱,我得输出去多少钱?”

  “但我还教你下象棋去赢回面子,”庆尘平静的回答道:“这样算下来你并不亏。”

  老头嘟囔道:“但你这两天教的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庆尘看了他一眼:“不要这样说自己。”

  老头:“???”

  老头没好气的将棋盘重新摆好,然后急切道:“行了行了,复盘吧。”

  这一刻,庆尘忽然低头。

  那刚刚流逝过去的时间,像是从他脑中回放一般。

  当头袭来的炮,楚河汉界上的悍卒,在脑海里一一回荡。

  不止这些。

  还有下棋时从他们身旁路过的大叔,手里提着刚买的四个烧饼,刚出炉的烧饼晕开一些水汽,在透明塑料袋里染上了一层白雾。

  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撑伞走过,她小皮鞋的鞋面上还有两只漂亮的蝴蝶。

  苍穹之上,飘摇的雨水落在胡同里,晶莹剔透。

  胡同尽头,103路公交车从狭窄的胡同口一闪而过,有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女人举伞奔向公交车站。

  脚步声,雨水汇入路旁窨井盖时的流水声,这些嘈杂的声音反而显得世界格外寂静。

  这一切,庆尘都不曾忘记,虽然回忆起来有些困难。

  但困难,不代表不可以。

  这古怪的记忆力,是庆尘与生俱来的天赋,就像是他随手从时间长河里抽取了一条存档,然后读取了那片存档磁条里的画面。

  庆尘忍住大脑的眩晕感,捏起了棋盘上的棋子。

  老头顿时不说话了,双眼全神贯注的盯着棋盘,每局之后的复盘也是赌局约定条款。

  庆尘负责教棋,老头输钱之后学棋。

  这一幕有些诡异,庆尘没有少年人面对长者时应有的谦虚与腼腆,反而像是老师一样。

  对方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

  “红方炮二平五,黑方的炮八平五,红马二进三,黑马八进七,红方车一进一,黑方车九平八……”庆尘一步步挪动着棋子。

  老头眼睛都不眨一下,前面都是正常开局,可他想不通怎么到了第六步,自己明明吃了对方的马,却突然陷入了颓势。

  “弃马十三招的精髓就在于第六步的进车弃马,这是撕开防线的杀手锏,”庆尘静静的说着:“你前天和王城公园里那个老头下的棋我看了,他喜欢顺跑开局,你拿这弃马十三招打他没有问题。”

  对面的老爷子陷入深深沉思,然后小声问道:“真能赢他?”

  “一个星期内学会我教你的弃马十三招,你就可以把面子找回来了,”庆尘说道:“毕竟……他下的也不怎么样。”

  老头面色上露出一丝喜色。

  但他又突然问道:“学一个星期能赢他,那我学棋多久可以赢你?”

  雨棚之下,庆尘认真思虑起来:“算命的说你能活七十八岁吗……那来不及了。”

  老头面色一滞:“你少说两句我说不定能活到七十九……咦,你这会儿应该在上晚自习啊,今天怎么放学这么早?”

  他知道庆尘是高二学生,今天周二,所以两条街外的十三中这时候应该正在晚自习。

  庆尘想了想回答道:“我在等人。”

  “等人?”老头愣了一下。

  庆尘起身看向雨棚外面的细雨,目光飘摇在雨幕中。

  老头说道:“庆尘你小子下棋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参加象棋比赛?你不是说你缺钱吗,得了冠军也有钱拿啊。”

  少年庆尘摇摇头:“我只是将许多棋谱都记在了脑子里而已,并不是我下棋有多么厉害。记忆力并不代表分析能力,跟你们下下还行,真遇上高手就露怯了。我的路不在这里,下棋只是暂时的。”

  “全都记在脑子里……”老头感慨了一下:“我以前觉得,过目不忘这种事情都是别人瞎编的。”

  雨缓缓停了。

  就在此时,老头忽然发现庆尘愣了一下,他顺着少年的目光,朝着军民胡同尽头看去,正巧看到一对夫妻牵着一个小男孩走来。

  中年女子穿着精致的风衣,手里提着一个蛋糕盒子,盒子上系着紫色且好看的缎带。

  灰蒙蒙的世界也挡不住三人身上的喜悦神色,庆尘转身就走,留下老头坐在福来超市门口的雨棚下轻声叹气。

  中年女子看到了庆尘的背影,她开口喊了庆尘的名字,但庆尘头也没回的消失在了胡同的另一端出口。

  胡同两边的墙很旧了,白色墙壁脱落后,留下一块一块斑驳的红砖模样。

  庆尘要等的人来了,但他又不想等了。

  第2章、倒计时

  中年女子快步走到福来超市门口,她看向老头:“张大爷,庆尘怎么又来找你下棋。”

  言语中双方也是认识的。

  只是张大爷的语气就没那么客气了:“你自己的儿子,你问我?他没生活费了,只能靠下棋给自己赚点小钱吃饭。”

  中年女子张婉芳愣了一下:“可我每个月都有给他爸爸打庆尘的生活费啊。”

  这话把张大爷也说的愣了一下:“那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张大爷思忖着,张婉芳也不是什么穷人,看样子给庆尘的生活费也不算少了,但为什么那少年还把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庆尘可不像是败家子啊,一天天过日子都精打细算的,饮料都从来不喝一口。

  “可他这时候不是应该在上晚自习吗?”张婉芳问道。

  张大爷这时候才想起:“他好像说他在等人。”

  “不行,我得回家里看一眼,”张婉芳说道。

  说着,她便要拎着蛋糕快步离开,却听她身旁的男人忽然说道:“婉芳,昊昊今天生日,我们已经订好了位置的,吃完还得带他去看电影呢!”

  张婉芳回头看向男人:“庆尘可能逃课了,我不管不问也不行吧。”

  “他都十七岁了能管好自己,再说了,还有他亲爸呢,”男人说完之后便缓了缓语气:“其实等周末再去看他也行的,今天我们先陪昊昊?”

  张婉芳听了这话便皱起眉头,只是几秒后终究是一声叹息:“行,今天先陪昊昊过生日。”

  ……

  市府西家属院的林荫小道里,庆尘默默的在香樟树下行走着。

  与现代都市的高层楼房风格不同,这院子里都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四层小矮楼,没有电梯、没有燃气,时不时下水道还会堵塞。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ec13.org。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ec13.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