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第1005节_夜的命名术
长佩文学 > 夜的命名术 > 夜的命名术 第1005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夜的命名术 第1005节

  庆尘回忆着李叔同的模样说道:“骑士是师父带徒弟的传承,师父就是徒弟的靠山,当徒弟遇到危险的时候,师父站出来说一句我在,比什么都有用。你的徒弟们信任着你,期待着美好前程,却不知道自己师父从一开始就只是盯上了自己的躯壳,太丑陋了。”

  老二沉默许久:“可我们的命太短了,我们如果像你一样可以活到251岁。”

  “那你们就会在251岁的时候,夺舍徒弟,”庆尘揺揺头:“无非就是少夺舍几个徒弟而已,没有太大区别。”

  然而话音刚落,却见老二勐然抬手,他袖子里骤然飞出一只黄金隐翅虫来,如闪电般扑向庆尘的面门。

  那隐翅虫还没到庆尘面前,就已经从尾部喷溅出毒液。

  可这一切并没有落到庆尘身上,而是落在了影子身上。

  老二一直与庆尘说话,就是为了闭上眼睛寻找他的方位,可问题是,庆尘拥有着老三的记忆,他很清楚对方袖子里还藏着一只名为隐翅虫的禁忌物。

  黑骑士团在庆尘面前,几乎没有秘密了。

  此时,隐翅虫被影子牢牢握在手心里动弹不得,庆尘如风抚雨似的轻飘飘跃到老二面前:“放心,你还死不了,我会让你的兄弟一起陪你包括白银公爵。你们这一支骑士,不配留在世界上。”

  说话间,老二察觉到有一根冰凉的丝线缠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紧接着,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第885章、作为人的尊严

  庆尘在黑暗中睁开双眼。

  他依然在翼装飞行训练基地,而门外则传来惊呼声、哭喊声,乱做一团。

  那几位随着黑水城集团军一起进入禁忌之地的时间行者,此时已经被禁忌之地野兽吃剩一具白骨了。

  因为死亡时间太短的缘故,白骨上还沾着血肉,好些个看见的学员足足吐了一个小时。

  外面是哭声,甚至有人报了警,但这一切都像是与屋里的庆尘无关似的,他第一件事情就是给郑老板打电话:“郑老板,何老板出事了。”

  他知道,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愿意无条件帮何今秋的话,那就一定是郑远东。

  郑远东在电话里凝声问道:“需要我做甚么?”

  庆尘想了想:“我们必须先找到他。”

  此时的何老板一定也回归了,只是对方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没有主动联系庆尘和郑远东。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如果何今秋真的有把握逃离,应该立刻联系庆尘,将计划说出来才对。

  训练基地里来了两辆警车,连同庆尘在内也做了笔录。

  不过欧洲警方似乎对这种时间行者死亡事件已经习以为常了,潦草的处理一下就离开。

  第二天,许多学员因为死亡事件,选择了暂时休学,离开了训练基地。

  原本热热闹闹的训练基地一下子冷清了,只剩下七个人。

  爱丽丝开着她的皮卡车,将学员们一个个送去库尔舍瓦勒国际机场,回来的时候看着冷清的训练基地有些失落。

  走进教室,却见庆尘还在安安静静的叠着自己的伞包,爱丽丝有些好奇:“tager,你为什么没有走?”

  庆尘笑了笑:“翼装飞行的技巧,我还没学到呢,自然没有走。”

  爱丽丝愣了一下:“其实你也是时间行者吧,很厉害的那种?”

  庆尘并没有回答:“对了,我给你介绍了一个新客户,他叫张俭,也非常有钱,他会跟我一起学习。”

  先前二十九参与营救他的事情,已经由李彤云转述,经过巨人确认,二十九确实没有问题。

  庆尘决定也将二十九纳入骑士预备役里,跟着他学习。

  另外,黑骑士团的事情也警醒了他。

  也许骑士在他这一代不会有人走歪路,可是未来了?那么多的骑士,会不会也有人和黑骑士团一样迷失在力量、权势、金钱之中?

  如今的黑骑士团,每个人都肯定过不了问心的。

  可如果是当初呢,在他们在热血赤诚的时候能不能过?庆尘相信一定有一两个人能通过问心。

  问心只是一刻的,但人会堕落。

  多少人心怀赤诚与伟大理想,最终却做出了背叛理想的事情?太多了。

  所以,未来骑士也要有内部审查机制,巨人的心灵感应似乎是个很好的办法。

  一整天的时间里,庆尘都在认真的跟着索雷尔学习跳伞,并且第一次乘坐基地里的直升机,在索雷尔的陪同下进行第一次跳伞。

  一切都很顺利,索雷尔甚至没有遇到过如此听话的学员。

  晚上,郑远东打来电话:“没能找到他,所有九州成员都联系不到他,只说在袭击王国、未来总部之后,对方就独自留在纽约,再也没出现过。他也没有回鲸岛修行,也没有任何消费记录,他应该启用了自己的备用身份信息,还有九州在纽约的安全屋。”

  庆尘问道:“九州的虞成、久染他们有安全屋的信息吗?建立安全屋肯定不是何今秋亲自去建的,我们顺着这个线索找一下。”

  郑远东:“正有此意,我明天就会抵达纽约,将九州的所有安全屋排查一遍。”

  “等你消息。”

  纽约的一处郊区别墅里。

  何今秋打开冰箱,取出一块刚刚解冻好的新鲜牛排来,他盯着牛排看了半天,甚至想找一下当实验体的感觉,但是,他看了很久也没有对血肉很渴望的感觉。

  他试着生咬了一口,顿时觉得生牛肉过于滑腻,于是吐进了垃圾篓里。

  奇怪了,自己现在到底算不算实验体呢?

  此时回归的何今秋手腕上,已经没有了藤索,行动如常。

  身上的鞭痕也都好利索了,看不出来曾经有受过伤。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像所有实验体一样拥有永久的寿命,因为癌细胞是不会老死的。

  “这不成金刚狼了吗?”何今秋自嘲道:“不过就算金刚狼也有衰老、死去的一天,我就比他强多了。”

  说着,他转身去了卧室,打开衣柜挑挑拣拣着自己的白衬衣与灰西装。

  结果换上每一件都觉得与自己肤色不搭

  无奈之下,他只能拿出一套比较休闲的黑色夹克,让自己看起来休闲一些。

  何今秋此时已经改掉了身上颓废,整个人平静的就像是准备赴死的战士,他知道自己要做怎样的选择,也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所以一切都释然了。

  他戴上一顶鸭舌帽,试图遮掩一下自己的灰皮肤。

  他又拿来剪指甲刀,把刀口都剪噼了小口子,才堪堪剪掉一个指甲。

  后来他干脆拿来修剪树枝的大剪刀,费劲吧啦的才将长长的指甲剪平,又找来锉刀磨成光滑的样子。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一点点拾起他作为人类的尊严。

  何老板依然是那个讲究的何老板。

  他又写了一张纸条留在桌上,转身走出门去。

  出门时遇见邻居,那位大妈看见他灰色的脸颊与脖颈,立马惊吓的向后退去。

  何今秋怔了一下,他笑着说了一声抱歉。

  然后,九柄青玉心剑归一,他御剑乘风而去,一路漂洋过海。

  他觉得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要再看几个人,看几个地方。

  半小时之后,一身中山装的郑远东来到安全屋门前,他愣了一下,这间别墅连门都没有关,就像是专门给他留好的门一样。

  直觉告诉他,何今秋曾经居住的安全屋就是这里。

  郑远东推开门去,却见迎面放着手写的字条:别找我。

  对方已经料到庆尘会将事情告诉他,也料到他能找过来,但仍旧提前一步离开了。

  郑远东心里有些忧虑。

  他太了解何今秋了,对方一定是遇到了他也没法帮忙的问题,亦或是可能会让自己也身陷险境,才会做的如此决绝,丝毫不愿意旁人插手。

  何今秋不喜欢别人欠自己人情,也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郑远东给庆尘打去电话:“我觉得他可能自己没有把握解决这件事情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庆尘回应道:“先试着继续找他,郑老板,如果他穿越之后会死在里世界,你觉得他会去哪里?另外,我会帮他拖住白银城的主力甚至把白银公爵也给拖过来,我尽力。”

  何今秋乘风御剑,飘摇于九天之上。

  他在第四天越过大海,在太平洋看鲸鱼浮出水面,从背上喷出二十多米的水柱来。还看虎鲸群横行大海,用尾鳍将海龟拍出水面。

  他还看到一只硕大的海龟浮于海面,那海龟如一栋房子大小,必然是恰巧曾有某个厉害的超凡者死在它身边。

  表世界也要有禁断之海了?

  何今秋落在了海龟的背上,随它慢慢漂流一天。

  海龟也不生气,就这么慢慢的滑动着,任由他躺在自己背上,孤独的沧海世界里一人一龟依偎在一起。

  他在回归第五天回到了国内,正巧遇到一群大雁迁徙,大雁慢慢的飞到他身边,让他做头鸟破风,搭了他一段顺风车。

  小时候大家都在课本里学“大雁”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

  何今秋失笑,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组成这人字的一部分,还变成了头雁。

  这些大雁很乖,即便他伸手抚摸也不闪躲。

  于是,他又用了一天时间,专门送了这些大雁一程。

  某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前面的人生都白活了,原来世界上有这么多有意思的事情,这么多好看的风景。

  然而他每天都算计着如何让九州与海外势力分庭抗礼,如何让自己变得强大、再也不会被人背叛。

  把这些都错过了。

  遗憾啊。

  回归第六天,何今秋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武汉,他低着头去买了一碗热干面,一份豆皮,端着纸碗边走边吃。

  他看着自己生活过的汉阳王家湾,只觉得这里变化真大,跟十多年前完全不同。

  渐渐的,路上开始有人对他指指点点,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异常。

  他想了想直接御剑飞行离开,许多人拍下了他飞上天空的照片。

  来到父母坟前,何今秋认认真真的磕了几个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ec13.org。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ec13.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