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3 余渊的选择_末日乐园
长佩文学 > 末日乐园 > 2403 余渊的选择
字体:      护眼 关灯

2403 余渊的选择

  黑山镇的大地,会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忽然坍塌深陷,在措手不及之间,张开一条幽黑不见底的,通往地狱的洞道。

  随着土块一起跌滚下去、不幸被地狱吞没的人,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出生的时候,原本镇上有三四万人,”余渊坐在台阶上,垂着睫毛,低声说:“如今……只剩下两千人不到了。”

  黑洞张开是完全随机的;有时一年也不会出现一次,有时一个月内就会吞掉十几家人。要说规律,只有一点,就是它短时间内,基本不会在同一地点上连续出现。

  “镇上的人,始终在惶惶不可终日中生活。仅仅一个生存问题,已经压得人喘不过气了,但好像这样还不够苦似的……每个人的脑海深处都在暗暗焦虑着,恐惧着,不知道哪一天会轮到自己,脚下一空,跌进张开的黑洞里。”

  “为什么会这样?”林三酒忍不住问道,“黑洞是怎么来的?”

  此刻她一手仍牵着波西米亚——波西米亚刚才虽然离深坑还远,却好像也察觉到林三酒一心只想救她、为她好,此时也不发脾气了,老老实实坐在一旁,等着回余渊家里吃饭。

  “谁也没有准确答案,或许当初黑山镇建成时,就隐含了一个随时会坍塌吞人的‘因素’吧。”余渊低声说,“大家都说,灾祸就是人生的一部分,哪儿也避免不了天灾……是吧?黑山镇人能做的,只有不听不看,自求多福。”

  林三酒总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一个不可抗力,毫无缘由、不知何时就会落下来,砸上你,你的人生就彻底黑了。一整个镇子的人,对此唯一一个应对办法,就是不去想它、不去说它、不去招惹它。

  “有什么办法呢?”余渊苦笑道,“活着已经够难了。光是为了活着,已经耗尽全力。黑洞塌陷之后,地面会慢慢合拢,就算再去挖,也什么都挖不出来了。”

  他叹了口气,说:“幸好地面会恢复原状。老实说,别说挖人了,要是地面深坑不恢复的话,我都不知道镇上人有没有这份体力,去把坑填满……我们镇上粮食紧缺,能满足日常所需都非常不容易了。”

  林三酒从台阶上站起来,回头看了看镇心广场。

  要不是她亲眼见识,她怎么也想不到地陷才刚吞过人;空出来的地方早已被人补上了,因为今天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那一片深深埋着死尸的土地。

  这一次的黑山镇,没有黑山,却多了一个随机塌陷的黑洞。

  “走吧,该回去吃晚饭了,”余渊站起身,指着波西米亚说:“这个家伙饿得都没好脸色了。”

  晚饭很简单;波西米亚却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汤锅里,把每一根纤维都吃下去——正如余渊所说,他们两个谁都没吃饱。

  晚饭过后,林三酒也该告别了。

  “我得回家了,”她说着,恍惚想起了Exodus。末日世界的现实,像是另一层梦,交叠投映在这一层梦里。“我只记得我来找你,是有一件很紧急、很重要的事,要你给我一个回答,可是什么事我却忘了。”

  坚持要送行的余渊,正牵着波西米亚走在她身旁;闻言,他转头看了一眼林三酒,像是墨玉流动在白溪里。

  “没关系,来日方长。”

  林三酒也笑了:“嗯,我一记起来,就再来找你。”

  夕阳早已沉下去了,拽走了最后一裙红云。暗蓝天色像雨一样淅淅沥沥落进天地间,浸染洇散出了一穹暗夜。三人默不作声地走在没有路灯的夜里,不远处,就是林三酒来时的路了。

  “你们就送到这儿吧,”她看了看那条黄土被压平而形成的来路,对余渊说:“我从这条路上一直走,十几分钟就能出去了。”

  余渊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目光来来回回地扫了一会儿。最终,他的眼睛重新落回在林三酒身上。

  “虽然今天没发生什么好事,可我还是很高兴你来了。”

  他低低地吐了一口气。或许因为少了刺青,或许因为梦里的一切情绪总是特别强烈、直击灵魂,林三酒觉得自己几乎快与他的不舍、他的留恋之情共振起来了。

  一向沉稳可靠的余渊,原来也有像个少年人似的,既无措又依恋的时候……

  “现在的我啊,是因为你才存在的。”余渊低下头,好像是为了遮掩情绪,声音轻轻颤颤。“你重塑出了你认知中的‘我’。我有时会想,你重塑出来的,就是原本的我吗?你认知中的‘余渊’,与真正的‘余渊’差别有多大?但是我永远也得不到答案了。

  “有时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张纸板。商店里立的纸板人像,你见过吧?就像那个一样。你把我立起来了,你不知道在我背后,或许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怎么忽然这样说?”林三酒伸出手,想碰一碰他,安慰他一下,却还是收回来了。“你不是空空荡荡的人……”

  “嗯。”

  余渊从鼻子里应了一声,依旧没有抬头。“那或许是因为……我与你在一起,与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更接近一个人本来该有的、完满充足的样子。我能感觉到,自己在与人的牵连缠绕中,慢慢生发出新的血肉,慢慢站得更稳,踩得更实。”

  说到朋友的时候,他扫了一眼身旁的波西米亚。

  “我愿意以你给我的模样生存,因为我想,你认知中的我,一定是很好的。说不定比原本的余渊还好。如果在此之外,我有了厚度,有了更多的面,不再仅是一个纸板立像,就更好了。”

  “你当然不是……”林三酒的话开了个头,又觉太苍白,停下了。

  “能够跟你们一起,我就心存希望。”

  余渊弯下腰,将波西米亚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手臂上。他朝林三酒伸开另一只手臂,笑着说:“所以你要尽快再来看我啊。”

  林三酒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掉泪——她似乎没有掉泪的理由。她走上去,伸开胳膊,将少年余渊与幼童波西米亚一起揽在了怀里。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松开了手。

  “我走了之后,”林三酒低声说,“你们不会遇上危险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ec13.org。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ec13.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