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走出去的第一步_医路坦途
长佩文学 > 医路坦途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走出去的第一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六十三章 走出去的第一步

  医路坦途正文卷第二百六十三章走出去的第一步茶素医院行政楼的会议室,一般举行的都是政府口的会议。比如上级领导来视察,走风漏气的会议室里,墙面上贴满了各种大胡子的导师和各种宣传口号,一瞬间就能给人回到过去的感觉。

  话筒都是包裹着红布的老式话筒,有时候电话一响,话筒也跟着次次啦啦的响。鸟市这边的给张凡说了好多次,要张凡把行政楼收拾一下,实在不行就重建。

  张凡每次都答应的特别好,就是不行动。别看这个破行政楼走风漏气,这玩意不亚于一个豁口的碗。每次上级,特别是首都来的上级,就算不能带来项目资金,可看着行政楼,多少还是会拨一点款的。

  别看一次拨的不多,可架不住来的勤快,你一块,我两块的,年底已结算,乖乖,这玩意不亚于一个基金的产出啊。

  对于张凡这种讨巧卖乖的行为,鸟市也是无奈。你没办法说人家,组织有一年和张凡谈话,结果张凡说要老死茶素。

  这话不光透着一股子决绝,更透着一股子清澈。一旦没有追求上进的心,任谁都拿部下没办法。鸟市给了两次基建资金后,茶素医院拿着欧阳的12缸的汽车报销了好多次,鸟市再也不谈这个事情了。

  违规不违规的,有些时候,这玩意商榷的空间很大的,普通人的世界里,黑黑白白很分明,但在不是普通人的眼里这就没那么分明了,上有法律,可下也有条例的。

  合不合规,就看追究不追究,认真不认真了。

  不过和一群国际医疗企业谈判,就不是在行政楼了。按照欧阳的话来说,他们的级别还不够进行政楼的会议室。

  闫晓玉领衔,曾女士、考神还有国家监管司的、鸟市监管处的,还有内分泌的两位主任,张凡和任丽是参会人员。

  至于内分泌的两位主任就是来打酱油充人数的,主要是防备对方说一些专业术语的时候,她们两个人好现场就能给谈判人员做专业解释。

  监管司和监管处就是张凡请着来吓唬人的。别以为外企不会玩国内的这一套,说实话在商业上,国内玩的这一套,人家照样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甚至还比国内的花样多。

  和国内药企的谈判不同,国内谈判的重点是在谈判的时候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你要是提前几天通知他们,让他们做好准备,那八仙过海的,谁都不知道,他们能给你弄出来个什么大神来打招呼。

  和国外药企谈判,重点不在谈判的时候,而是在谈判前。往往这种谈判,其实谈判前,相互之间就已经协商过很多次了。

  如果双方眉来眼去,谈判的时候其实主要讨论的是一些,支付方式、协调双方利益和最终的价格定价。

  如果谈判前就没谈拢,最后的谈判就是朝着吵架的方向去的。

  内分泌出身的闫晓玉,你让她现在带组内分泌科研组,她估计搞不定了。因为她和赵京津他们不太一样。

  赵京津他们彻底就是医生出身,一直走的就是手术、科研、然后奔着院士去的。

  闫晓玉当初是科研、保健医,然后奔着院长去的。

  来茶素后,她是最快一个找到位置的人,别看茶素偏远,可茶素医院一年的流水,说个不好听的话,茶素管财政的都未必有闫晓玉富裕,所以,她现在也是在这个地方越来越娴熟了。

  张凡和任丽坐在墙边,参会而不参与。就是因为张凡有一锤子的权利,闫晓玉才话里话外的不让张凡上场。

  “为个支付方式,就在这里扯皮,真的是也是太磨叽了。”

  张凡听了半天,谈判都还没进入刺刀见红的时候,要是他上去,这会要不已经结束,要不就开始签字了。

  “他们都是半路出家的谈判人员,都没你专业,不过咱们也要给人家锻炼的机会。”任丽还是会说话,任丽不光会说话,而且神情也是相当认真的。张凡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数的,不过好话谁都爱听。

  谈判虽然还在焦灼,可任丽不同于张凡,她一点都不急躁。看着张凡好像有点坐不住,她小声的说道:“心内这边最近依托骨科的金属外膜在研究具有双重抗凝血效应的小口径人工血管。

  你们外科应该会感兴趣。”忽闪着无辜的大眼睛,张凡一看就知道,任丽这边估计心内的经费又花完了。

  内外科的经费,外科方面普外是大户,虽然张凡被卢老头称为逆徒,可张凡给茶素的普外搭起来的骨架是相当的厉害,就目前茶素普外的这个构架,满华国都没有比茶素厉害的。

  最顶层有卢老头他们师兄弟,要科研有科研,要手术有手术,次顶层赵京津、路宁、杨卫东他们,别看这一层人数不多,可已经是华国普外的带头人了。

  接下来青年这一层就更凶了,赵燕芳、鲁玉云、霍辛雯、马逸晨、许言,这里面普外的几个大方向几乎都有了。

  鲁玉云是胃部、霍辛雯走了胰腺、马逸晨走的肝胆,许言是血管,赵燕芳总负责。

  特别是现在鲁玉云的胃肠中心,霍辛雯的胰腺中心、马逸晨的肝胆中心,这里面马逸晨的肝胆中心他就是帮张凡挂名的。可张凡心不在普外,卢老头也硬气,尼玛儿子不中用,老子培养孙子。

  就这个几个中心,每年都是吞金大户。

  说实话,茶素的普外单拉出去的话,随便怎么排名,华国能打过茶素普外的一个都没,就算吴老头的方东都打不过。

  现在张凡不太管普外,这个也原因之一。

  而内科每年消费大户,就是心内和呼吸。

  特别是呼吸,以前的时候老居的目标是边疆最牛,后来张凡的普外模版出来以后,他才发现,他的格局还是小了。

  所以,这两年老居明里暗里的把呼吸科想办法的弄全面,医院的ICU争夺不过来,没事自己弄个ICU。

  传染病科现在已经让呼吸科侵蚀的都快成呼吸科的二级科室了。

  人才的培训,是老居的长项,以前没钱,医院也软,老居没办法。现在医院有钱了,医院也硬了,茶素的呼吸科就和茶素的普外一样,老中青扎实的屹立在西北。

  而心内科则不一样,呼吸科求的是朝上走。心内科在任丽和心内科主任的主导下则朝下走。

  比如高血压的大普查,十几万人的大普查大追踪。这在华国是首屈一指的,以前的时候,国内的高血压治疗指南都是翻译金毛的。

  现在高血压的治疗指南则是依靠的茶素心内科的数据。

  还有高原心脏病的模型数据建立,别看高原上就那么几个人,就这一项,数字高层专门给任丽发来了感谢信。

  这种方向也是相当花钱,不比呼吸科少花多少钱。内科的资金,其实就是心内和呼吸争夺。

  老居要钱是明火执仗,给的人咬牙切齿的。

  任丽缺钱直接就找张凡,花点钱出了成绩,还一副没赚到钱又要钱的内疚表情,张凡想拒绝都不忍心啊。

  这两种模式,哪一种好?

  一种是奔着医圣去的,一种是奔着医神去的。

  其实都是很好的,如果按照目前华国的情况来看,地区级甚至一些经济科技不是超级发达的省其实走任丽这种医圣模式是最合适,可这种模式对于医生来说不是很友好。

  就算是出成绩,也是团体性的,很难突出某个人,这种模式其实需要的就是医生的牺牲。

  所以现在全国的医院,有一个算一个,只有一少部分人在干这个事情,而主流全是医神模式。

  这种模式,容易出成绩,有成绩就有钱有名。

  “这次谈判下来,他们的钱到账后,第一时间就给心内拨过去,还有什么需要的?”

  “没有了没有了,双重抗凝的数据模型还没有建立,估计还要好久,哎!”任丽也叹了一口气。

  为啥全国的医疗博士都不喜欢做临床项的实验,这玩意费钱不说,患者的依从性还特别差。

  比如你找了一百个实验对象,或者一百个患者。其他的不说,光一个通知来医院就特别费劲。

  虽然你给人家钱了,可人家半路不听话,你根本没办法。比如周三通知到医院。

  然后这一百人拖拖拉拉的下个月的周三能来全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任丽这种几万人十几万人的数据,就更可怕了。

  谈判桌上,双方扯来扯去的,甚至结算货币都纠缠不清,张凡实在坚持不住了,提前离开了会议室。

  张凡怕忍不住亲自上,不过他也清楚,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

  周一,茶素医院里彩旗招展,甚至门口一排排的铜匾欧阳都让人擦的金光闪闪,夏天的太阳本来就耀眼,这个时候照射在铜匾上,光芒耀眼的如同西游记里的大雷音寺一样。

  有些第一次来茶素的患者问路的时候,人家都不说东南西北,直接一指:发金光的那里就是茶素医院!

  本来国际心外科年会也是这段时间开,人家没给张凡发邀请函。毕竟张凡注册的是骨科。

  一般情况下,国际级别的医疗会议要开的时候,几乎其他相关会议都会让路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ec13.org。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ec13.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