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落幕_我有一座冒险屋
长佩文学 > 我有一座冒险屋 > 第1205章 落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05章 落幕

  第1205章落幕

  血衣陈枭冰冷的目光穿透了黑雾,他注视着那个正在和雾海融合的怪物,全身逐渐涌现出黑色的纹路。

  那纹路在陈枭的身上交织出了一只只手,陈枭的力量似乎来源于被院长折磨杀害的灵魂。

  无数手臂抓着钥匙,他们带着刻骨铭心的恨意,将钥匙彻底刺入了神龛最深处。

  黑色雾海里出现了一道道血色裂痕,紧接着天空下起了散发恶臭的血雨。

  院长引动了雾海,拖拽着黑色的天空,不顾一切冲向血衣陈枭。

  高医生、张雅和画家同时阻拦,至于“吃”则在陈枭出现的时候,就悄然离开了医院。

  四位凶神同时对神龛出手,绞碎了院长过去所有的记忆。

  当最后一丝带着恶意的记忆被碾碎,破旧的神龛彻底炸裂,露出了一张破损严重的黑白相片。

  相片上是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她身后站着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这好像就是院长的父母。

  四位凶神的攻击落在相片上,老照片表面黑血流淌,化作了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院长把自己的心寄托在了这张照片上,这是他最大的秘密。

  钥匙、黑发、锁链贯穿了那颗丑陋的心脏,院长和黑雾的融合戛然而止,他的身影逐渐在黑雾中浮现。

  血雨倾盆,院长的身体正在一点点消失,那种消失是不可逆转的,无论他吸收多少负面情绪和诅咒,都无法修复。

  惨叫和哀嚎在诅咒医院上空响起,院长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空了一大块,不断有血肉脱落。

  被四位凶神围攻,院长从未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他拼命的修补身体,但是却无济于事,不管是诅咒,还是绝望,任何一种负面情绪都填补不了心的缺失。

  环顾四周,尸山血海被打碎,到处都是五号病人的残尸,“吃”也提前一步逃离。

  整个诅咒医院里没有了病人和医院,到最后只剩下了院长自己。

  散播绝望的人,最终也体验到了绝望。

  没有什么遗言,也没有最后的交流,几位凶神甚至都不想给院长喘息的机会。

  他们四个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从四个方向同时围攻院长。

  失去了心,身体在消散,力量逐渐衰弱,构成院长身体的无数诅咒开始反噬。

  所有被他诅咒囚禁的灵魂,所有被他伤害过的执念,在这一刻全都露出了獠牙,拼命的撕咬着他。

  院长的血色白大褂被撕破,里面是一件满是血痂的病号服。

  他用尽力量反抗,但心被击碎的他结局已经注定。

  四位凶神没有跟他废话,生死搏杀,就是想要让他魂飞魄散。

  身体变得虚幻,血色褪尽,院长身上诅咒的血花开始凋零。

  “看来是我输了,不过只要这世界上还有绝望和痛苦,雾海就不会消失,诅咒也将以另外一种形式延续。”

  趁着还能掌控身体的时候,院长最后看了一眼陈歌。

  “为什么同是恶念,你却能拥有一切?”院长仅存的身体开始胀大:“我应该在二十年前就杀掉你的。”

  带着最后的恶意和诅咒,院长意念消散,他引爆了自己的身体。

  被囚禁在他身体当中的恶念和诅咒全部被放了出来,它们按照固定的方向逃窜,完全丧失了理智。

  没人知道院长在门内、门外到底囚禁了多少恶念,在院长意识消散之后,他的身体里的恶念如同虫群一般散开。

  “拦住恶念和诅咒!他想要引动黑潮!”血衣陈枭在二十年前就看过这一幕,另外三位凶神立刻出手,陈枭则走到了存放有院长心脏的神龛旁边。

  他看着破碎的神龛,尝试着将自己的心放入神龛,镇压所有恶念。

  但可能是因为他本身就是恶念的原因,所以效果并不明显,那些恶念结合了院长遗留的力量,极为难缠。

  “院长的心代表着混乱、厄运和诅咒,只有与他完全相反的心才能遏制住所有恶念。”陈枭目光扫过周围的人和厉鬼,一个比一个血腥、残暴,没有一个符合他的要求。

  “让我来吧。”陈歌走到了陈枭身边:“我的一位家人,他拥有一颗守护的心。”

  “家人?”血衣陈枭凝视了陈歌很久,点了点头。

  站在神龛前面,陈歌闭上了眼睛。

  他沟通了脑海里那颗许音留下的心,将许音的心放入神龛。

  许音的心因为守护而出现,这对红衣厉鬼来说是极为少见的,甚至可以说是和红衣特质完全相反的。

  当许音的心出现在神龛里后,所有恶念都陷入了混乱。

  高医生、张雅和画家趁此机会,将大量恶念收拢,重新将其聚集在神龛周围。

  这些恶念里蕴藏着诅咒和大量负面情绪,但同时也遗留着院长的可怕力量。

  被如此多的恶念环绕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但是许音的心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早已习惯了疼痛。

  四位凶神出手帮助,许音的心开始跳动,他在镇压恶念的同时,也在不断吸收院长剩余的力量。

  随着一根根血管向外延伸,一个面容英俊的年轻人在神龛中出现。

  置之死地而后生,他仿佛终于从血海深处游出,再次睁开眼后,他看见陈歌就在自己身前。

  眼中的忧郁悄然散去,他抓住了陈歌伸向他的手,穿着镌刻了无数恶念的血衣,从破碎的神龛中站起。

  旧神已死,在神龛中重生的是许音。

  所有恶念和诅咒被镇压,血城也扩张到了诅咒医院附近。

  破碎的医院被血丝缠绕,一点点拖入血城,慢慢的成为了血城的一部分。

  至此,院长的最后一丝痕迹被抹除。

  横跨生与死、两座城、数十年的恩怨纠葛画上了句号。

  血色驱散了黑雾,血城吞掉了诅咒医院,陈歌他们现在已经处于血城范围当中。

  “结束了。”

  站在废墟上,一位位红衣走到了陈歌身边,当陈歌愿意牺牲自己为他们找回记忆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决定永远追随在陈歌的身后了。

  正因为死过一次,所以执念和厉鬼有时候比活人更懂得珍惜。

  张雅、许音和画家也走到了陈歌身边,血色映红了门后的天空。

  高医生默默凝望着已经被毁掉的神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血衣陈枭则一直看着陈歌,他凌厉、冰冷的眼神慢慢变得柔和:“你是怎么做到这些的?善念将一切都带走了,你只是个普通人。”

  “我从未考虑过要怎么去做,也没想过输赢,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往前走,然后就一直走到了现在。”

  知晓了所有的真相,陈歌脑海中支离破碎的记忆也全部拼合在了一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ec13.org。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ec13.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