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骚货(10. 尾巴)_难逃
长佩文学 > 难逃 > 小骚货(10. 尾巴)
字体:      护眼 关灯

小骚货(10. 尾巴)

  干嘛又骂她呀——她都换个房间玩了。

  一玉捂着胸,小腿不自然的挪了几下,嘟着嘴看着门口沉着脸的男人。男人已逾不惑,面容冷硬,此刻正站在门口看着她。

  “哦——”

  被男人盯着的压力很大,女人捂着胸默了几秒,哦了一声,玉腿挪动,慢慢向他走去。

  皎洁白嫩的身躯接近赤裸,只有圆乳和阴户的位置有几片蕾丝的薄布。女人抱着胸咬着唇,乳沟挤出,白的诱人。

  明明是性感放浪的设计,偏偏女人身材娇小,面容清纯,声音清脆,又一脸的怯生生的委屈和害怕——

  她一步步的赤脚向他走去,男人站在门口,胸膛起伏,似乎是越想压抑心里的火气却越是压抑不住。

  “没个正型!”

  女人抱着胸缩着肩从男人身边擦过的时候,又听到了一声骂,她嘟了嘟嘴,又缩了缩肩膀。

  咔嚓一声,主卧的灯和门终于又关上了。

  女人慢慢的走进了次卧,男人关上了门也走了过来,走了几步他视线下落,这才看见了女人那两根布条似的内裤后面,原来还有一束黑黑的绒毛,正随着她的脚步在她白嫩的屁股上一跳一跳,吸引了男人的视线。

  像条尾巴。

  什么乱七八糟的!男人心里一火,伸手一扯。

  “啊!”

  女人腿间的花瓣被内裤狠狠的勒了一下,她全身一抖惊呼了一声,又一下子停住脚夹紧了腿。

  她扭头怯生生的看了他一眼,眼睛湿漉漉的,像是一头受惊的小鹿。

  “大哥你干嘛扯我的尾巴——”女人鼓起勇气抗议,卧室里响起她清脆的声音。

  “什么尾巴!”男人阴着脸骂她,“什么乱七八糟的,还不去睡觉!”

  哦。

  没尾巴就没尾巴。

  一点情趣都没有。

  女人又回过身,背着他走在床边,咬着唇有点犹豫。

  睡衣在主卧。

  脱衣服——可是脱下来就全裸了。大哥肯定又要骂她不正经。

  那就不脱好了,就这么睡。

  女人做好决定,自己屈膝爬上了床,准备往床那头爬过去。

  细腰,嫩腿,玉臀——

  女人跪趴在床上,三角型蕾丝内裤的中间本来就是开口的设计,随着她的姿势,腿间的缝隙自然的暴露在外,露出了白嫩嫩的含着露水的花瓣。

  粉嫩嫩,湿淋淋。

  入目可及的柔软。

  还在自行微微收缩,似乎是在渴求着什么。

  是邀请,又是勾引。

  男人站在她身后,胸膛起伏,闭了闭眼。

  “骚货。”

  一只手从后面伸了过来,用力按住了女人意欲爬远的腰。另外又有一只手往她的腿间一抹。花穴微吐,那手沾了一手湿淋淋的水。

  “大哥——”

  男人温暖的手贴在她的腿间,滚烫又粗糙,女人被按在床上,没忍住又呻吟了一声,花穴又收缩了下。

  指肚轻轻搭在她粉嫩的穴口,并未用力,女人的穴肉却像有了自己的意志似的,自行一阵阵的蠕动着,想要将它吞吃进去。

  指肚甚至都能感觉到了一阵吸力。

  男人的手拿开了,那收缩的穴口又恋恋不舍的蠕动了几下,吐出了一波黏液,蕾丝的内裤上甚至已经挂出了透明的丝液。

  “大哥——”女人咬唇,轻轻呻吟。

  一根火热的欲棒很快从后面靠了过来,热气腾腾,青筋环绕。硕大的龟头在女人蕾丝的内裤开口间蹭了一下稍作润滑,然后直接抵住了那处收缩的粉穴。

  女人轻轻哼了一声。

  粉穴含住了紫黑色欲棒的前端,已经被前端扩张成了O型,却还在贪心的收缩吞吐,似乎想要更多。

  没有任何的前戏,男人直接用力往里一顶!

  “嗯——大哥轻一点——”

  女人一声呻吟,全身一抖,男人的整个龟头一下子强硬的进入了花穴,连带着后面的半根紫黑色欲根。

  穴口粉嫩,一下子被扩张到了最大,粗大的肉棒已经顶入了一半,性器交合之处嫩肉收缩,又委委屈屈的吐了几口黏液出来。

  “嗯~”

  女人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小腹,咬唇呻吟,“大哥,慢,啊——”

  男人早就熟悉她的身体,试了几下找到了位置,又是用力一顶,宫口破开,硕大的龟头在女人尖叫的一瞬间已经顶入了子宫,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随即马上响起,男人已经站在她身后冲撞了起来。

  “大哥轻些,我痛——”女人的哼哼唧唧不出意外的响起。

  真是个骚货。

  样子清清纯纯的,其实是有多欠操?

  男人伸手按着她的屁股,眯眼看着自己的欲根在勒着她内裤的开口处出入,又伸手摸了一把她的大腿内侧,这里的水已经多到顺着大腿往下流。

  这么多人都喂不饱她似的。

  穴倒是好干。紧致又多汁,夹着他的肉棒就像有无数的小嘴在吮吸。宫口紧紧的箍着

  欲根,龟头每次进出间都带来更大的快感。

  内裤上的这条什么尾巴——男人伸手又是一扯,不出意外又听到了女人的娇呼。

  娇气。

  卧室里回响着啪啪的碰撞声,男人按着女人的臀部微微一侧头,看见了放在床头柜上的黑色的盒子。

  伸手拿过了盒子,男人拧开盖子,勾起了一坨药膏,又一下子扯出了自己湿漉漉的阴茎,伸手往上面抹去。

  “大哥你少抹些——这个药劲很大——”

  男人慢条斯理的抬眼,看见了女人含羞带怯目光盈盈的眼。他没有说话,把手里剩下的药膏都抹在了穴口,然后用阴茎蹭了几下,一下子又顶入了进去!

  小骚货(11.亲亲我)

  “嗯啊——”

  女人被狠狠一顶,一口气堵在了喉头。

  甬道肌肉却已经自行开始收缩,嫩肉蠕动,熨帖着体内的肉棒。

  女人带着猫咪的发箍,下身还穿着黑色蕾丝内裤,腿间小穴部位的布料却被分开,花瓣露出,一根狰狞毕现的紫黑色欲棒已经再次捅入了其中,随着男人的动作不断的拉出又消失在内。

  花瓣被粗物粗暴的撑开,穴口张到了最大,艰难的吞吐着来回抽插的紫黑色肉棒,男人的小腹重重的撞到了女人的臀部和大腿上,拉出了一波波透明的黏液,在白嫩的穴口和紫黑色欲棒的交合处慢慢堆积,蕾丝上甚至已经拉出了泡沫。

  “大哥轻些——额——”

  猫咪跪在床上,小脸紧皱,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小腹。随着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小腹鼓起,清晰的勾勒出欲棒粗大的形状。

  无人回应。

  白嫩后背和脖子上的黑细带子却被人解开,两点的胸罩脱落,一对白嫩的乳房跳脱了出来,晃了几晃,一只男人的手却从女人背后伸了过来,肆意的揉捏玩弄起女人的嫩乳,又捏了捏乳头,力道之大,又惊得女人痛呼了起来,“疼——”

  药膏被顶入女人的身体,在蜜汁的浸泡下渐渐开始发散,甬道深处和内壁开始酥酥麻麻的发痒,女人轻哼了一声,咬住了嘴唇。

  肉壁开始搅动,欲棒的冠状沟和棱角被女人裹得越发的严密,每动一下,沟壑剐蹭着肉壁,带出了汁水,女人的深痒似乎得到了满足,可是随即却又更多的痒从骨缝里面蔓延出来。

  “大哥,嗯……”

  快感开始发散,女人面色潮红,开始低低的呻吟,男人掐着她的腰,捏着乳头和乳晕的手又是一拧,女人痛的全身一紧,又是一声来自喉头的呻吟,这种痛感从乳房发散,经过全身,却在阴户这里变成了战栗的快感。

  “疼——”就算是呼痛,也带了一股娇媚的劲儿。

  “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ec13.org。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ec13.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