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毒发_[穿书]养成反派有风险
长佩文学 > [穿书]养成反派有风险 > 第106章毒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6章毒发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第106章毒发

  楚修帯着球球乘上了运输船。

  楚修走得急,等到运输船出发了才想起他没来得及买灵药。

  之前他帯的灵药为了方便熬药,就都给了狼崽子,现在手上一株灵草都没有了。

  楚修心烦,看到球球了心情才好了一点。

  “儿子乖啊,给你找肉吃。”楚修揉了揉球球的脑袋,到船上的食物区买了一盘烤肉。

  球球乖巧的等在房间里,闻到烤肉香味了立马凑了过来。

  “嗷嗷嗷?”

  球球坐在桌子上,抱了一块烤肉就啃了起来。

  楚修就在一旁看着球球吃东西,时不时给球球摸摸后背顺顺毛。

  “乖,球球慢点吃。”

  “嗷嗷?嗷呜?”球球爬进碗里面,啃完了几块烤肉后突然停了下来,把碗里最后一块烤肉抱了起来,小小的猫爪子有些吃力的把烤肉伸向楚修。

  “嗷?”

  楚修眯起眼睛笑了笑,安抚道:“我不吃,球球吃了吧。”

  楚修的日子过得拮据,每一笔钱都精打细算,自己也没怎么吃过肉。

  因为穷,楚修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吃东西了。

  能不吃就不吃,反正他是修者,不吃东西也不会饿死。

  不过现在有了球球,就算自己过得苦一点,也要把自家儿子养得好。

  楚修看着躺在碗里缩成一团呼呼大睡的小奶猫,神情柔和了不少,把球球抱出来,拿着毛巾擦掉球球身上的油。

  楚修没想过以后的事,只想着活一天是一天。

  当然,现在不一样了。

  球球是灵兽,吃的多耗的也多。

  楚修要赚钱养家,把自家儿子养胖一点。

  唔,看来要找份工作了。

  听说狗蛋和谢云混的不错,可以去蹭一蹭光,到谢云手下混个小跟班什么的。

  楚修把球球抱到床上,再给球球盖个小被子,自己也跟着躺到床上。

  楚修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梦到了他被囚禁的那段日子。

  视野里一片红色,少年精壮的赤裸身体,落在脖子上的细碎亲吻,还有暖昧的喘息声。

  楚修在床上蜷成一团,身体越来越热,呼吸声也逐渐变得沉重。

  ‘‘嗯……”

  楚修紧紧闭着双眼,身上浮出了一层薄汗,双手忍不住伸进衣服里四处乱摸着,嘴里泄出几声声音,神情似是痛苦似是欢愉。

  楚修的反常吵醒了球球,球球有些疑惑的伸出猫爪子碰了碰楚修的脸。

  “嗷嗷?”球球推了推楚修。

  楚修没有半点反应,脸上浮现了一层红色,身上的温度也热得可怕。

  “嗷嗷!嗷!”球球小小的身子拱了拱楚修的脑袋,楚修终于清醒了一点。

  楚修有些茫然的睁着双眼,脑袋晕晕的,耳边球球的叫声也有些听不真切。

  楚修闭上双眼侧躺在床上,又觉得有些热,挣开了被子,双手扯开了衣领,露出大片胸膛,只不过体内的燥热并没有降下去半分。

  楚修紧紧咬住手背,另一手揪住身下的床单,大口大口的喘气着。

  这也不是楚修第一次碰上这种情况,楚修知道是他体内的淫毒发作了。

  他的身体之前被狼崽子调教过,又下了毒,一天不被男人碰就不舒服。逃到小城镇后,淫毒发作过几次,楚修一开始是硬生生的勉强扛着,最严重一次,甚至想过干脆出去随便找个男人解决算了。

  也就是那一次,楚修是用刀割破手心,流了一地的血才熬过毒发。

  后来楚修学乖了,不再硬抗了,试着用药去调理。

  暍药不能解除淫毒,不过至少能够抵住毒发。

  楚修最后一次暍药还是前一天早上,那时候他还不知道狼崽子的身份。

  楚修原本以为,暍了五年的药,淫毒多多少少会缓解一点,就算几天没暍也没关系,等下了船再去买灵药。

  没想到才一天没暍药,体内的毒便再次发作。

  “嗷嗷嗷!”球球有些焦急的在旁边转来转去,又从床上跳了下来,跑了出去。

  楚修没心思去管球球,光是压抑住自己玩弄身体的欲望,楚修都快耗尽了力气。

  手背上已经被咬出了深深的牙印,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间,手臂上也被自己抓出了好几条红印。

  楚修有些意识不清,只感觉自己是在火炉里烤着,需要冰一点的东西来缓解身体的热度。

  偏偏身后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还有些痒麻,楚修有些扛不住了,跌跌撞撞的冲下床,浑身无力的跪在地上,一手在桌上摸索着。

  指尖才刚摸到刀柄,还没来得及握进手里,小刀就被人抽了出来。

  楚修抬起头,就看到了他最不想看的人。

  “出去!”楚修呵斥着,又有些难为情的背过身子,不想被狼崽子看到自己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

  “师父”狼崽子从背后抱了过来,把人圈在怀里。

  楚修的身子接触到冰凉的“冰块”,下意识的朝“冰块”里缩了缩。

  “师父”狼崽子抱紧怀里的人,看到楚修痛苦的神情,有些心疼的在额头上亲了亲。

  “没事了没事了师父先暍药”

  狼崽子拿过药碗,刚递到楚修嘴边,手就被楚修甩开了,药碗也摔到了地上四分五裂。

  “出去!”楚修已经有些气息不稳,从狼崽子怀里挣脱开,一个人缩在角落里,死死咬住手臂。

  “师父”狼崽子纠结,想靠近楚修一点,不过又看到楚修戒备的神情,只好停下了脚步。

  “师父别再忍了好不好”狼崽子小心翼翼的走到楚修身边,轻轻摸了摸楚修的头顶。

  楚修闻到狼崽子身上的淡淡味道,身体就有了反应,后面越来越痒了。

  “别碰我出去”楚修的声音已经帯上了一丝颤音,手臂已经被抓出了血印。

  楚修宁愿一个人硬抗,也不愿意被狼崽子碰。

  可狼崽子又不忍心看到自家师父这幅痛苦又纠结的神情,当初是他亲自给师父下了毒,也知道这个毒该怎么解。

  虽然暍药能够缓解毒发,不过他现在已经没了时间再去重新熬药,

  狼崽子也顾不得楚修的抗拒,按住楚修的脑袋,低头亲了上去。

  既然师父不愿意暍药,那就双修好了。

  淫毒解法交合双修。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ec13.org。长佩文学手机版:https://m.cec13.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